adc影院欢迎大您驾光临网站

魔族老者淡淡一笑,神情中充满戏谑,“那么,便让你去那阴曹地府,与你兄弟相见。”

话音甫落,便有沉重威势滚滚碾压而下,霎时间,天地间空气好似凝固,令人身心沉重。

莫竭紧咬牙关,鼻腔发出沉闷声响,手持弯月双刀,大步上前,岿然挡在秦歌几人前方,威势全开,仰面望向半空中的魔族老者,与其对歭,独自一人承受魔族老者所散发的威势。

却只是对歭片刻,便见他面如重枣,额头青筋鼓动,虎躯颤抖,难以为继。

虽然莫竭已臻破罡玄境初期,但这魔族老者却是中期,尚高莫竭一阶,而在破罡玄境这个大境界之中,哪怕只差一阶,便有巨大差距,况且,不论是手中武器,还是所修功法,莫竭都不如这魔族老者。

在莫竭身后的秦歌倒是没有感受到什么压力,仰头看看半空中那御剑而定的魔族老者,再低头看看自己手中这块被白布包裹的破魔石,最后又看看身前的莫竭,神情颇是无奈。

这所谓的破魔石必定是难得的宝物,不然这些人也不会以命相争,但对秦歌而言,现在这就是块烫手山芋。

就一块破石头,秦歌觉得自己要来啥瘠薄用都没有,反而是给自己惹麻烦。

至于莫竭的那点小心思,秦歌又岂能瞧不出?

很显然,莫竭是故意在这个时候将破魔石交到秦歌之手,其目的,自是为保命。

面对来势汹汹的天骷佣兵团,莫竭自知今日自己和这帮鲨戟的兄弟们是九死一生。他不怕死,但他却不想死,他得让团里的兄弟们活着回去见家人,他不想老婆和孩子在家等不到父亲回家……

而在这个时候,他唯一能活下去的希望,便是秦歌。

港风红唇美女及腰长发精致面容复古碎花裙气质图片

秦歌对莫竭而言,那就是一根救命稻草,他自然是要牢牢抓住。

对于秦歌这一行四人,莫竭并不了解,不知来历,亦不知身份,但相处这么些天,通过日常的细节观察,他现在可以确定的是,秦歌这几人绝非简单人物。

如果将秦歌几人绑在一条船上,说不定今次便能化险为夷,逃过这场死劫。

而对此,秦歌和莫竭都是心知肚明,但秦歌没有想过说破,因为他大概能理解莫竭。

秦歌也没有急着跟莫竭撇清关系然后溜之大吉,因为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意义,破魔石就在自个儿手中,那魔族老者肯定不会放过自个儿。

那货真价实的杀意告诉秦歌,魔族老者今天并未打算留下活口。

此时,半空中御剑而定的魔族老者已从剑身跳下,重重地落在甲板上,看也不看,伸手对着天空一抓,那柄大剑便稳稳落入他手。

魔族老者的视线直接从莫竭身上移开,似乎并没有将莫竭放在眼里,凝视着秦歌手中的破魔石,淡然道:“小子,那种东西,不是你就配拿的。乖乖将其交于老夫,方可留你全尸。”

秦歌心下好笑,直视魔族老者,温尔儒雅的道:“动不动就拽这句,你是在吓唬你爹?咱就不能换个开场白?”

“黄口小儿,门口污秽,速速领死!”魔族老者目光一沉,杀机瞬荡,整个甲板上的空气也在瞬时间变得寒冷异常,身形飘忽间便已闪至秦歌身后,举剑便斩!

秦歌却是动也不动,淡定自若,似乎他并不知道魔族老者已到他身后。

“秦兄弟小心!”挡在秦歌前方的莫竭一直锁定着魔族老者,但此际魔族老者的威势却已在正前方消失,即刻意识到魔族老者已闪至后方。

这魔族老者从一开始的目的,便是秦歌手中的破魔石。

魔族老者名叫“童炎”,是天骷佣兵团的副团长。对于童炎的实力,莫竭算是很清楚,一身破罡玄境中期的修为,再加一柄爆雷大剑,名动滨珠,乃排名前五十的高手,若正面相对,就算是破罡玄境后期的强者,亦不敢撄其锋。

但这个时候,莫竭想要出手阻止童炎却已来不及,因为童炎的速度实在太快,瞬间爆发力极强,也因为莫竭和童炎之间还隔着一个秦歌,若莫竭想要阻止童炎,那就必须得攻击秦歌。

可莫竭本来就是想要保护秦歌,所以又怎会攻击秦歌?那岂非本末倒置?

在莫竭的想象中,秦歌若是承受这一剑,那必死无疑,不由闭上双眼,害怕看到秦歌被一剑劈成两半的血腥画面,心头已然绝望,心想今次连累秦兄弟,稍后便只能以命偿还,就算是死,也要拉童炎垫背!

“铛——!”

随着一声震响,空气中灵力动荡,势如破竹的童炎像是撞在一面无形的墙壁之上,脸色微微发白,身躯向后踉跄数步才勉强站稳。

安芝芝不知何时已来到秦歌身后,她娇小的身躯站在秦歌身后,纹丝不动,岿然如山,神情自若,两手举着平底锅,笑眯眯的看着魔族老者。

刚刚那一瞬间,正是安芝芝上来挡住童炎这充满杀意的一剑。

童炎心下骇然,一开始,他根本没将安芝芝这个小姑娘瞧在眼里,可此刻却是丝毫不敢小觑,刚刚那一剑,他已用出六成实力,却被这小姑娘如此轻易的就格挡,甚至还将他震退数步。

童炎抬起手中的爆雷剑一瞧,惊然发现爆雷剑的一边剑刃已经微微翻卷,甚至还有几道细小裂缝,一时心头更是沉重。

这小姑娘到底什么来头?

这口平底锅,又是什么厉害灵器?

安芝芝嘻嘻一笑,俏皮的看看童炎,问道:“小盆友,你是否有很多问号?”

童炎眼帘低垂,打量着安芝芝,发现自己竟看不透安芝芝的修为大概在何种程度,而且也才意识到,刚刚挡下那一剑,安芝芝连灵力都没用,纯粹就是凭的肉体力量和手中平底锅的坚韧。

“好锅法!再来!”

童炎做为滨珠城排名前五十的高手,此际竟在一个顶多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手头吃瘪,自是倍感耻辱,想要挽回颜面。

可童炎又哪里晓得,安芝芝本身的修为境界已臻破罡玄境初期,而手头拿的平底锅又是史无前例的八级灵器,再加上精灵族先天的巨力,以及秦歌教她的那些招式,要真动起手来,就算是面对破罡玄境后期的强者,她虽不敢言胜,但也自信有一战之力。

此时莫竭已是目瞪口呆,瞳孔轻轻颤抖,难以置信的看着安芝芝。

事实完全超出他的想象。

他真的很难相信,这顶多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,竟能让童炎这样的高手吃瘪。

如此看来,秦歌这几个人,果真来历不凡。

而在震惊之余,莫竭心中也在暗自窃喜,暗叹这次的大腿算是抱对了。

童炎是天骷佣兵团的副团长,在团中实力排名第二,现在只要能牵制住童炎,余下的那些天骷成员,倒也不足为惧。

想到这里,莫竭又看看面前的秦歌,发现秦歌竟是面露微笑,显得云淡风起,从童炎出手到安芝芝出手挡下一击,秦歌连头都没有回一下,似乎他根本就没将童炎放在眼里。

这是何等气度?是何等风采?是何等自信?

很显然,秦歌是毫无压力。

想到这些,莫竭心头更是轻松,暗想只要有秦歌几人在,今次这童炎就占不到什么便宜,也抢不走破魔石。

可莫竭并不知道,其实秦歌这云淡风轻的模样都是刻意装出来的,因为剑灵儿正在提醒秦歌,要他保持内心平静,切不可生起打架斗殴之类的想法,甚至连骂人都不可以,因为这些都属于恶念,而一旦心头生起恶念,便会滋养他灵魂深处的恶魔诅咒。

在恶魔诅咒还未成熟时,剑灵儿能够将其压制,令其无法影响到秦歌,可若是秦歌自己心中产生恶念,再被恶魔诅咒吸收,那就不是剑灵儿所能控制的。

“芝芝,这老东西交给你。”

“好嘞!”安芝芝干劲满满,战意高昂。在这段时间里,她老是苏月摇打架,可每次都没打赢苏月摇,而打不赢也就罢了,偏偏还骂不赢,因此她心头早已憋着一团火,正愁找不到地儿发泄。

话音甫落,安芝芝便提着平底锅掠向童炎,大声道:“老爷爷,看招!”

“萝莉剑法第一式,雏鹰起飞!”

“第二式,希望风帆!”

“……”

只在刹那间,安芝芝便与童炎战得激烈,难分难解,在宽阔的甲板上,只可见道道残影闪烁,寻常肉眼,极难捕捉到两人的身影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不远处也传来激烈的喊杀声,却是天骷的佣兵们已登上鲨戟的大船,并和鲨戟的佣兵干起来。

莫竭看了秦歌一眼,神情中充满感激之意,说道:“秦兄弟,今次大恩,在下定当铭记,日后定当涌泉报答!你且小心,在下先去其它地方瞧瞧。”

童炎虽有安芝芝对付,但此次为抢破魔石,天骷来的人也有不少,其中还不乏高手精锐,而鲨戟这边总共只有十几人,所以在这个时候,莫竭自是不能闲着,得游走战圈,保持机动,再凭着强大的实力,支援那些陷入苦战的鲨戟弟兄。

秦歌对莫竭点点头,静默不语。

待莫竭提着弯月双刀离去之后,苏月摇看看秦歌,轻声问道:“我们要不要出手?刚好这几天本姑奶奶手痒,便拿这些人来开开刀。”

秦歌依旧保持满脸微笑,控制住自己不动杀念,接着竟说出一句苏月摇觉得很雷的话:“咱们都是文明人,动口不动手。”

苏月摇伸手掩着那张樱桃小嘴,噗嗤笑出声。

但笑着笑着,她的脸色就变了,只见半空中那数名御气丹境的天骷成员也已降落下来,将原地未动的秦歌、苏月摇、苗牙牙三人团团包围。

紧接着,有更多的天骷成员御剑而来,于半空悬停,粗略一看,有数十人,随着人群中传出的一道命令,那些天骷成员突然动作整齐的抬起手中弓弩,对准秦歌几人。

秦歌果断退后几步,“妹子们,快来保护我!”

苗牙牙急忙躲到秦歌身后,“对,保护我!”

苗牙牙虽然也有像人类修道者那样修炼,不过比起安芝芝她还是差得很远,目前只是聚气灵境,一是因为经脉运行路线没安芝芝完善,毕竟安芝芝是由秦歌这位鬼剑传人亲自教导,二是因为她很懒,明明有时间修炼,她却宁愿去看那些花花草草。

而且苗牙牙也不喜欢与他人武力斗争,她觉得,不管是自己被打伤还别人被打伤,那都不好。

苏月摇竟也跟苗牙牙一样躲到秦歌背后,紧紧抓着他胳膊,“应该是你保护妹子才对。”

其实苏月摇根本就没将这些佣兵看在眼里,她只是懒得动手。

秦歌心中很苦,他当然也不会将这些佣兵看在眼里,即便对方数十人手持弓弩将自己包围。

秦歌只是不想出手,但这不想出手的原因,他也不能告诉谁。

“看来有些事情,终究是躲不掉。”秦歌心中暗叹,徐徐上前一步。

就如他最开始跟剑灵儿说的那样,要避免恶魔诅咒成长,唯一的方式,那就是找个与世无争的地方隐居,每天种种花钓钓鱼,修身养性。

但这显然不可能,只是现在不可能。

年纪轻轻的,还没出来混几年就要找地方隐居,这叫什么事儿?

隐居不外有两种原因,一是饱经沧桑,看透万丈红尘,该体验的都已体验,看淡这个世界;二是怕了这个世界,想找个地方躲起来,逃避这个世界。

如果现在去隐居的话,秦歌觉得自己应该是属于后者。

秦歌伸手一挥,便只听“砰”的一声爆响,浓浓的烟雾在甲板上散开。

御剑停空的那些天骷佣兵立马将手中弓弩对准那团烟雾,齐齐发射。

细长的弩箭穿透力很强,并喂有剧毒,牢牢的钉在甲板上,便见所钉之处迅速发黑发软,这要是射在人的血肉之躯上,后果可想而知,聚气灵境的修道者,中箭必死无疑!

但秦歌秦歌并没有躲在那团烟雾中,在丢出烟雾弹的同时,他便趁着夜色潜入灯火阑珊之处。

就在众人疑惑秦歌身在何处时,半空中,一名天骷佣兵的脑袋突然炸裂,一块指头的菱形石块划破夜空。

这是秦歌当初让杨建国帮忙炼制的暗器法宝——飞蝗石。

单体杀伤力和穿透力,足矣在瞬间收割三个御气丹境修道者的性命。

身在暗处角落的秦歌在收割掉一名敌人的性命之后,眼神中散发出一丝阴冷。

这种阴冷,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到。

忽然之间,他就有一种将所有敌人杀光的想法。

而他自己,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心中有这样的想法,只是在一种奇妙的状态下付诸行动。

又是数块飞蝗石发射,又有数名御气丹境的天骷佣兵被收割性命,血肉模糊的尸体有些掉在船上,有些掉入海中。

这些暗器法宝都很珍贵,平常秦歌都舍不得用,而且在海面上用也很难回收,但此刻却是毫不吝啬,就像丢垃圾一样将那些暗器法宝丢出。

那些御剑停空的天骷佣兵,无疑就是他的活靶子,想怎么打就怎么打。

……(。)

Pages:
Edi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