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色版装

苏七推断,凶手是先下毒把二痞子弄晕,再设计让他上吊自戕。

毒药不会让他的表面出现任何中毒迹象,他又是在昏迷中被吊上去的,如果不解剖,凶手的计划便会得逞,没人知道他是死于谋杀。

而他的体内含有毒素,两叠小菜与酒却是无毒的。

这说明,凶手替换过沾了毒的小菜或酒,在这两者之间,苏七更侵向于凶手是将毒下在了酒水里,这更方便凶手在犯案之后进行替换。

可凶手的动机是什么呢?

是因为知道二痞子已经暴露了?他急于抹除一切?还是让阿旺夫妇的去向,以及二痞子跟藏尸案之间的牵连,彻底成为一个谜团?

苏七压下心底杂乱如麻的思绪,将死者的脏器原样塞回去,准备缝合刀口。

这时,门外忽地传来一阵干呕声。

她立刻抬眸看过去,正好见到楚容曜捂着嘴,转身退开。

这位曜王爷有轻微的洁癖,他居然敢找来义庄?

不过,她也正好想去找他,毕竟那名刺客还在他手上。

当下挑挑眉,加快缝合的速度,弄完后才将剩下的事交给老许,她摘下手套,去院子里摘了几片香叶洗手。

清纯梦小汐的碎碎梦

她走近楚容曜,瞅着脸色不太好的他,忍不住的轻笑,“曜王爷好兴致哦,是来请我吃晚饭的么?我今日还蛮有空的,要不咱们去吃牛杂锅?”

楚容曜的喉头动了动,狭长的凤眸里满满是怨气,“不巧,我今日不想吃东西——什么都不想吃!”

看了方才那一幕,别说是今日了,他明日也不想吃。

苏七噗嗤一声被他逗乐,好半晌才收敛笑意,“你是来兑现承诺,带我去见那名刺客的吧?”

楚容曜的唇角邪肆的勾起,“这两日不见你来寻我,我还以为你对那名刺客不感兴趣了。”

不感兴趣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只不过是她被案子缠身,太忙了而已。

苏七俐落的上了楚容曜的马车,楚容曜深深看了她一眼,抬手示意侍卫赶车。

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,苏七暂时放下案子,从瓷瓶里倒了颗糖出来含着。

“你这小丫头,怎的就去做验尸的行当了?”她刚才手捧脏器的样子,简直不像是个人,“是摄政王府养不活你么?那你来我的曜王府,爷带你吃香的喝辣的。”

苏七不客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,没有答腔。

张柳宗说过,曜王当年与先帝,是最受太上皇宠幸的两个皇子,只可惜曜王母族不显,太上皇病逝之后,封的还是先帝,而曜王母妃被迫陪葬,他表面的邪肆与桀骜,大概只是一种掩饰吧!

她对这些毫无兴趣,毕竟她在这个世界的目地很简单——活下去,并将现代的大魔头揪出来,顺带再替原主把仇给报了,消除她留在这具身体里的怨念。

见苏七不出声,楚容曜的眸底划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深意,唇角的笑意却愈发浓郁起来。

“你居然看不起爷?等你后悔了再来找爷哭吧!”

苏七将糖丸嚼碎,当作是她的回应。

楚容曜也不再多言,顺手取下腰间挂着的长笛,随意倚靠在车厢壁上,将长笛放在薄唇之上,一声空灵的笛音,霎时响起……

苏七嚼糖的动作一顿,饶有兴致的望过去。

公子如玉,笛声幽扬。

如果他眼底没藏太多深邃的东西,她大概会很欣赏他的这种肆意与洒脱。

只可惜……

很快,马车停了下来。

是一处私宅,外面看起来没什么,里面却另有乾坤。

楚容曜没避讳她,直接将她带去了地牢。

那名刺客奄奄一息的被绑在架子上,身上未见施刑的痕迹,看样子,楚容曜把人抓住后,一直将人绑在这,没有先她一步拷问刺客。

这一点倒是让苏七很意外。

她朝他看过去一眼,正好见他邪气的勾唇,狭长的凤眸微眯,敛起一道漫不经心的笑意。

“多谢了。”

楚容曜一笑,“嘴上说说的谢,我可不收,总之你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话毕,他迈步离开地牢,有意将空间留给她。

苏七抿抿唇,欠人情比欠人钱还要可怕,可她又无法反驳他的话,只能欠了。

这时,刺客微微睁开眼,看到面前站着的人是苏七后,立即露出一抹阴冷的杀意。

“居然是你?”

苏七含着糖丸,右边的腮帮子被糖丸顶得鼓了起来,眉眼弯弯的像个孩童般人蓄无害。

“见到我高兴么?我可是带了见面礼过来的哦。”她从布包里拿出一个瓷瓶,在刺客面前晃了晃,“这里面的东西能让你身如同被无数只蚂蚁嗜咬,一点都不疼的,只是会让你痒得想死却又死不了而已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苏七打开瓶塞,朝刺客走近两步。

刺客顿时剧烈的挣扎起来,满脸惧意,“你这个魔女……”

苏七甜甜一笑,“所以,你是想在我用药之前招呢?还是在想在我用药之后招?”

刺客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苏七,“你……”

“三、二……”

苏七的‘一’字还未出口,刺客便脸色难看的服软了,他被抓后,内脏如若焚烧,若非那抓他的王爷用了十来名医者为他保命,这小姑娘的毒粉也撒得少,他现在当真就已经死了……

“我说,是丞相夫人让我来取你性命的。”

“哦,原来是她……”对于这个答案,苏七并不意外,她笑着从瓷瓶里倒出一颗糖丸,一脸享受的送进自己嘴里,而后笑眯眯的瞅向目瞪口呆的刺客,“不过是颗糖而已,你也太不经吓了!”

刺客:“……”

站在地牢外的楚容曜,邪肆的扬眉,这只小狐狸,可真是有意思得很啊!

他突然有些后悔,那日她故意诈他的时候,他没有顺水推舟的要了她。

突然,苏七从里面探出头来,冲他眉眼一弯。

“曜王爷,我的话问完了,这个人可以放了。”

楚容曜不解的迈进地牢,“你真要放了他?”

“当然。”苏七没跟他解释,而是笑靥如花的瞅向神色凝重的刺客,“你的任务失败,又失踪了几日,肯定有人不想你活着,如果你能活着来找我,只要你肯用一些消息来换,我可以保你一命呢!”

刺客的额头上霎时渗出一层薄汗。

这个看似瘦弱普通的小姑娘,第一次让他感觉到后脊发凉。

楚容曜探究的望着她,似乎想透过她那双晶亮的眸子,看出她心底隐藏的东西。

苏七也不避让,主动迎上他的视线,笑着一字一句道:“我这人爱记仇,顾家人要害我,我自然得想办法替自己扳回一局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Pages:
Edit